网贷口子

万里目 趣店的又一次自救?

万里目,是趣店新上线项目的名称 ,是罗敏进军奢侈品电商的新战场 ,被称作是“罗敏的第九次创业 ”。

罗敏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我是罗敏》中多次表达过对创业的态度:我仿佛是为创业而生,总觉得人生苦短,有太多事情要去做 ,有太多事情可以做 。

罗敏对创业的态度,也促成趣店发展副业时“快速试错,迅速推进 ”的风格 。近几年趣店发展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副业 ,但最终几乎都以失败告终。

经整理,趣店的副业包括在线教育项目“趣学习”,校园社交项目“相同” ,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 ”,少儿阅读项目“大白儿童阅读”,公寓项目“春眠” ,汽车新零售项目“大白汽车 ”等等。

实际上,趣店的副业远远不止于此,甚至部分趣店内部的员工 ,也没有办法完整罗列出罗敏曾经试水过的项目 。

趣店的大部分副业就像是“烟花”:盛极一时 ,迅速败落。

而纵观趣店的副业,虽然各不相同,但总是不难嗅出熟悉的味道 ,甚至透露着几分“换汤不换药”的意味。当然,这次的新项目“万里目 ”也不例外 。

高调出场,疯狂自救

在趣店所有的副业中 ,如果要选出罗敏最花心思的,大白汽车绝对排在前列。微信公众号《我是罗敏》中,罗敏这样介绍自己:我是趣店集团和大白汽车创始人罗敏。

这个公众号更新文章的频率并不高 ,但是为数不多的几篇文章中,几乎篇篇都提到了大白汽车,足以证明罗敏对大白汽车的偏爱 。

在趣店的新副业万里目身上 ,其实也不难找出一些大白汽车的“影子”。

首先,是在出场方式上。

万里目最引人侧目的地方,可能就是“百亿补贴”的拉新活动 。罗敏祭出“百亿补贴 ”的大招后 ,万里目开始高频率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

短短几天内 ,网络上“看好”和“不看好”万里目的声音疯狂碰撞,就连许多知名“大V ”也出现在为万里目带货的行列中。

万里目 趣店的又一次自救?

大V为万里目带货推文

而这一切,都让人不得不想起 ,大白汽车在几年前也是以如此高调的方式出场,罗敏当时为大白汽车的亮相也准备了上亿元“撒币 ” 。

其次,是在推出时机上 。

趣店的发展经历了几个周期 ,在2017年以前,从校园贷到现金贷,趣店都被视为是“躺赚”的公司。

但随着现金贷政策的收紧 ,趣店急需新的业务输血,而汽车金融产品大白汽车,就成为了趣店的“自救”工具。

时隔两年 ,趣店又遇到熟悉的一幕 。

一方面,趣店去年寄予厚望的“开放平台 ”业务出现大幅度缩水。所谓的“开放平台”,其实就是趣店把用户推荐给其他金融机构。

趣店财报显示 ,2019年第四季度这部分业务带来的收入环比下降34.6% ,流量生意似乎也失灵了 。

另一方面,趣店第四季度净利润为人民币1.279亿元,同比下滑83.3%。

在这个特殊的拐点上 ,万里目就如此前的大白汽车一样,成为趣店的自救工具。

但遗憾的是,大白汽车却没有帮助趣店实现“自救” 。

大白汽车从第一家门店落地 ,到在全国开满175家门店,只用了72天。而短短几个月后,大白汽车迅速没落 ,门店从179家关至48家,裁员潮也随之而来。

这一切,都远远超出罗敏的预期 。

在大白汽车刚刚起步阶段 ,罗敏曾经乐观地预测,未来趣店的市值有望达到1000亿美元,拥有团队超过10000人。当时的趣店 ,市值接近50亿美金 ,拥有一支超过两千人的团队。

罗敏做这个预测的时候,一定是信心满满的,不然他也不会在次月就做出“公司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 ,我不再从公司领取一份薪水和奖金 ”的决定 。

他可能怎么没有想到,两年后的现在,趣店的市值会跌至4.71亿美元 ,缩水超过9成,让他千亿美元市值的目标变得遥不可及 。股价也已经下滑至1.86美元,处于“退市边缘”。

与两年前相比 ,趣店此时的处境更加“难堪”。

对于通过万里目是否能实现“自救 ”,再回百亿市值的辉煌,悲观的态度可能占大多数 。

再涉奢侈品领域 ,万里目被指二次包装明显

万里目寓意“不远万里,全球甄选”,蕴含着罗敏对跨境奢侈品电商的美好愿景。

但实际上 ,这不是趣店第一次涉足奢侈品领域。趣店的另一个副业“唯谱家” ,曾将目标锁定在高端消费人群,曾涉足奢侈品领域 。

唯谱家于2018年上线,是趣店推出的家政项目。

相关介绍显示 ,唯谱家专注于资产千万美元以上的家庭,主营业务包括保洁、保姆 、月嫂 、育婴、高端医疗、家庭教育 、家居维护保养、私人订制旅行、私人订制派对等服务。

从唯谱家对家政人员培训的项目中,也可以看出趣店定位高端消费人群的决心 ,除了常规的厨艺等培训,还包括茶艺 、花艺、奢侈品护理等高端技能培训 。

万里目 趣店的又一次自救?

唯谱家招聘要求

但消金社搜索发现,唯谱家的业务不仅仅局限于家政相关的服务 ,还推出过奢侈品包装租赁业务。

比如,唯谱家的微信公众号,就是在为这部分业务服务。在相关的推文中 ,多次介绍推荐CHANEL、GUCCI 、Dior等多款包袋 。

万里目 趣店的又一次自救?

唯谱家微信公众号推文

但与大白汽车一样,唯谱家的业务开展得也并不顺利。

有自媒体从一位了解唯谱家项目的人士处了解到,唯谱家当时遇到了缺乏货源的情况。而唯谱家当时的解决办法 ,就是发动百位管培生到商场排队购买奢侈品 。

在货源问题上 ,万里目宣称有两大供应源:一是品牌方,二是常驻海外的买手团队 。

相关介绍显示,万里目供应链的上游遍布全球十几个国家和40个城市 ,在海外与顶尖的欧洲买手店和品牌供应商达成战略合作。

但即便如此宣传,对万里目的货源问题,行业仍然担忧重重 ,主要集中在供给量和品质信任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消金社联系万里目的客服得知,目前跨境商品不支持退换货 。如果购买后发现产品质量问题 ,只能自行找第三方检测,或者拍照发给在线客服。

也就是说,目前万里目的物流供应体系仍不能称得上“成熟 ”。

“万里目上线的时机很特殊 ,现在国外疫情严重 。”有行业内人士向消金社表示,疫情有可能会影响万里目货源供给。

有持牌消费金融平台高管同样不看好奢侈品电商项目,“奢侈品电商需要完善的供应链 ,同时奢侈品单件价格很高 ,网购奢侈品在消费者心中真假难辨。”

与此同时,他也表达了对万里目货源品质信任度方面的担忧,“考拉尚且不能有很好的信任度 ,不知道趣店有什么特别的优势 。 ”

除了货源方面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万里目商品还被曝出存在明显二次包装痕迹。

有消费者向自媒体消金时代反馈 ,其在万里目购买的化妆品除了商品本身包装外只有一层塑料封膜和万里目的标签,二次包装痕迹很明显。

不仅如此,该自媒体还从了解唯谱家项目的人士处了解到 ,万里目销售的包很多都是唯谱家的存货 。

“项目结束后,唯谱家的这批包除了少量甩卖或作为员工福利外,其余都堆放在趣店在厦门办公楼中航紫金广场的仓库里。 ”上述人士透露。

这一切 ,都给万里目的未来,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 。

快速试错,迅速推进 ,也迅速衰落

“一时兴起 ,准备不足,除了金融,别的能力都不是很够 。”上述持牌消费金融平台高管 ,这样评价趣店副业的“屡战屡败”。

客观地说,这样的评价对趣店的副业来说,并不算太过偏激。例如 ,“趣学习 ”的失败,与趣店在拓展副业中带着几分“鲁莽”的风格脱不开干系 。

趣学习的下载页面介绍,趣学习是学生和老师一对一视频授课的家教平台 ,学生在家就能轻松找到985/211院校、知名师范学校的老师在线上课。

但零壹财经曾通过趣店的前员工了解到,趣学习的教学质量,可能并不如宣传的这么“优质”。

“我们当时要求一天出6-7门课程的PPT 。 ”该前员工透露 ,项目的操作方法非常简单粗暴,初期的课程都是让员工参考网上的资料。

更出乎意料的是,趣学习初期的老师 ,并不是专业的老师 ,而都是大白汽车的前员工,直到后来才拓展到师范学校的大一大二的学生。

师资质量不佳,再加上因为曾经发放校园贷 ,线下推广受阻,趣学习最终也没有逃开被“抛弃”的命运 。

实际上,因为“准备不足”盲目入场而失败的案例 ,其实并不仅仅只有趣学习一个。大白汽车的失败,也或多或少与“准备不足 ”有关。

专业管理团队的缺位,一直都是大白汽车被诟病的原因之一 。

对此 ,趣店团队还曾表示,趣店一直都在向很多“行业专家”请教,只是他们没有以加入这个项目的方式参与。

自媒体消金时代了解到 ,目前负责万里目供应链的不少都是趣店分期商城的员工,团队缺乏跨境电商经验。

消金社发现,万里目的管理团队也多是电商背景出生 ,缺乏奢侈品领域从业经历 。

从目前可了解的信息来看 ,万里目的核心管理团队来自美丽说,趣玩网等电商平台 。

“对行业的判断比较肤浅。”有行业从业人员向消金社表示,这可能是趣店的副业接连失败的原因之一。

这也不免让人疑惑 ,万里目是否也会步入其他副业的后尘,仅仅成为罗敏想讲好的其中一个“故事 ” 。

趣店的焦虑

趣店在发展副业的路上越走越远,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 ,可能是与趣店的流量焦虑有关。

在趣店的诸多决策中,与蚂蚁金服的合作,一定是最有价值的决策之一。

早期趣店的“躺赚” ,主要得益于支付宝这个巨量的流量入口,帮助其大大降低获客成本,并在短时间内积累了成倍于竞争对手的用户 。

趣店前员工曾向媒体透露 ,在与蚂蚁金服合作之前,趣店用户数大概是几百万,放在当时的7000万用户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虽然趣店和蚂蚁金服最终也走向“分手”的结局 ,但是蚂蚁金服留给趣店的7000万用户 ,成了趣店多次发展副业的资本。

“趣店的崛起,支付宝起到主要作用,但是趣店过于依赖支付宝的流量 ,没有把自己的生态建立起来,没有培育自己的流量获取能力 。 ”有行业内人士分析。

也是因为如此,他认为 ,与支付宝停止合作后,趣店的失速在所难免。

显然,趣店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迅速转变思路 ,并把发展的重点从获取新的流量,转变为“激活 ”存量用户 。

“开放平台”的上线正是趣店思路转变的产物,趣店转而做起“流量生意”。

但遗憾的是 ,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趣店的流量生意带来的收入,也开始急剧收缩 ,促使趣店不得不另谋“出路 ”。

“趣店的用户口碑没有建立起来 ,网上投诉量一直在行业内排名前列 。”行业内人士认为,相比于市场因素,趣店开放平台业务的紧缩 ,自身原因影响占比更大 。

由于疫情爆发,消金行业也受到巨大的影响,有行业内人士告诉消金社 ,“受疫情影响,用户借贷需求明显下降,用户收入受到影响 ,违约率明显上升。”

他预测,这种情况至少持续到六月份。

但即便如此,多位行业内人士都认为 ,趣店目前的焦虑并不能代表行业的整体情况 。

“趣店不断拓展新业务,是与创始人自己的风格有关系, ”有行业内人士坦言 ,“上市几年都折腾了不少项目了 ,不觉得行业内存在这种焦虑。”

另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行业内的讨论,主要还是集中在对客群的讨论 ,大家现在对客群应该上移还是下探,明显有分歧,“新业务的拓展我倒没有听太多人讲起。”

回归主业 ,还是发展副业,趣店再一次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

而这一次,趣店是成功“自救 ” ,还是在失败副业簿上再添一笔,或许是一个没有悬念的悬念。

相关推荐

万里目 趣店的又一次自救? 万里目 趣店的又一次自救?

延伸阅读:

网贷口子
标签:

上一篇:浅谈关于去哪儿拿去花套现背后那些事儿

下一篇:信用卡怎么办理停息挂账啊?'还不上'卡债的老铁必须知道它的规定

发表留言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